到手的苹果股权“飞”了,只因离职前的“危险发言”?

  • 2022-06-23
  • John Dowson

来源:CSDN

【CSDN 编者按】向来走在科技最前沿的苹果,凭借着其注重简约流畅的外观设计,严苛的细节打动人心。不过近几年,关于苹果创新走向瓶颈的言论也逐渐增多。苹果初代的 Bondi Blue iMac 设计师、HomePod 首席设计师、顶级软件设计师,这些设计团队的精英纷纷离职,苹果的创新力真的大不如前了吗?近日,一文揭示了背后的原因。

译者 | 章雨铭 责编 | 屠敏

以下为译文:

Jony Ive(乔纳森 · 伊夫)曾是苹果的首席设计官,参与设计了 iPod、iMac、iPhone、iPad 等众多苹果产品。在苹果内部,Jony Ive 拥有仅次于乔布斯的影响力。2016 年,Jony Ive 忙着应对设计团队的 " 烂摊子 ",之后又从日常管理岗位上退了下来。

而接管这个内部动荡团队的是 Richard Howarth ——从团队的普通成员摇身变为设计副总裁,领导这个约 20 人的团队。

局势变得紧张起来。

设计团队瓦解开始——初代的 Bondi Blue iMac 设计师离开

Ive 在乔布斯手下工作了十多年,作为苹果公司最有权力的人之一,他的话是有决定性作用的。但 Howarth 显然没有这种地位。

Ive 的缺席造成了一个空缺,公司的其他领导人试图填补这个空缺。尽管 Howarth 是一个非常有天赋的设计师,但当工程师们向他提出挑战时,他可能会变得防卫和激动起来。随着具有运营意识的高管和有资历的工程师试图增加他们对设计决定的影响,内部的矛盾也在不断爆发。

Howarth 领导的团队花了一年时间对 iPad 进行了全面重新设计,Danny Coster 是主设计师,他和 Ive 合作设计了初代的 Bondi Blue iMac。

他开发了一个全新的 iPad,具有更精致的曲线和更轻的机身,其手感非常好。一些从事这项工作的产品设计师都认为这款 iPad 非常优雅,他们说这将是他们乐意以零售价购买的第一个型号。

但是,苹果公司的运营团队认为,制造 iPad 需要从头开始打造几个新功能。新机器、新逻辑板和其他组件的首次成本将达到数十亿美元,这项投资需要多年才能收回。这些所谓的非经常性工程成本导致苹果的业务部门暂停了这款 iPad 的生产。

这样只注重成本的决定产品团队的一些成员感到沮丧。在这之后,Coster 决定离开苹果,跳槽到运动相机公司 GoPro 担任设计主管。

从 1994 年开始,Coster 就一直在苹果工作,而他的离开是苹果核心设计团队成员之一首次高调离职。这是设计团队成员第一次离开,但不会是最后一次。

因苹果创新飞跃变少—— HomePod 首席设计师离职创业

随着苹果智能音箱 HomePod 设计工作的结束,该项目的首席设计师 Chris Stringer 决定也离开苹果。他于 1995 年加入苹果,并已经做到了首席设计师,但他已经不像当年那样对工作充满热情。

他在 2 月份找到了 Ive,告知他自己的离职计划。而其离职的原因,除了兴趣减退外,Stringer 还发现 HomePod 不尽人意,因为苹果把它当作一种爱好来发展,没有给予它像核心产品(如 iPhone 和 iPad)那样的跨部门关注。HomePod 的发展一筹莫展,部分原因是因为苹果的数字助理 Siri 不能像 Echo 那样订购产品、食物或叫 Uber。

在他的脑海中,他构想了一个更复杂的扬声器,但他知道苹果永远不会支持这个项目。扬声器永远不会突破 Tim Cook 的门槛,成为一个 100 亿美元的业务,所以 Stringer 最终选择辞职创业,成立了自己的音频公司。

顶级软件设计师发布离职感言反被开除

在 iPhone 十周年的开发过程中,软件设计团队中也弥漫着类似的不安情绪。顶级软件设计师之一 Imran Chaudhri 开始计划离开苹果。

这位剃着光头、穿着黑色 T 恤和牛仔裤的英裔美国人于 1995 年以实习生身份加入苹果公司,并作为开发 iPhone 多点触摸技术的团队成员,在公司站稳脚跟。他在 Scott Forstall(以领导 iPhone 和 iPad 的原始软件开发团队而闻名)手下工作了几年,然后被 Ive 选中,加入了一个开发苹果手表界面的小团队。他还在苹果最近的一次开发者主题演讲中发表了演讲。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开始纠结,因为苹果的创新飞跃似乎越来越少,所以他决定离开苹果。

(Imran Chaudhri,图源维基百科)

按照公司的惯例,他告诉 Ive 和 Alan Dye(苹果人性化界面的领头人)离职的消息,然后计划在几个月后领取作为报酬的一部分应得的股权后离开。这样的安排在 Tim Cook 领导下的苹果公司已变得更加普遍。这与 Steve Jobs 形成了鲜明对比,对于 " 逃兵 ",不但没有报酬,乔布斯还会拒绝重新雇用他们。

在他准备离开的一个月前,Chaudhri 给同事们写了一封电子邮件,宣布他即将离开。电子邮件中提到,他将不在设计室,但可以通过电子邮件联系,直到他在职的最后一天。Chaudhri 回忆道,他和同事们一起在苹果做出了什么贡献,并告诉他们,能与他们中的许多人一起工作是一种荣誉。Chaudhri 很喜欢波斯诗人 Rumi 的一句话:" 你遵从你的灵魂做事情时,你会感到有一条河流在你体内流动,这是一种快乐。"Chaudhri 根据这句话写道:" 可悲的是,河流干涸了,这时,你就会寻找新的河流。"

这封邮件让 Ive 和 Dye 感到震惊。他们担心 Chaudhri 发送的信息可能被解读为苹果最好的日子已经过去,它的 " 河流 " 已经枯竭。外人说公司不再创新是一回事,但这种批评来自曾帮助 iPhone 诞生多点触控技术的人,则完全是另一回事。他们担心这将打击士气,并采取行动控制损害。

邮件发出后不久,Dye 就解雇了 Chaudhri。

而 Chaudhri 将不能获得他的股份,他感到很愤怒,向朋友们抱怨这次解雇,告诉他们 Ive 和 Dye 误解了他对 " 河流 " 的评论。他向这些人解释说,这封电子邮件是对他自己缺乏快乐的个人反思,而不是对苹果的评论。

然而,在一家在其联合创始人去世后,不安全感充斥的公司内部,这被解释为一种人身攻击。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评论留言

发表评论